上方形象區塊 修飾性圖片
選單:關於金門按鍵 選單:最新消息按鍵 選單:經典之旅按鍵 選單:主題行程按鍵 選單:食衣住行按鍵 選單:網友電台按鍵 選單:網站連結按鍵
 
   
 
修飾性圖片
雕刻神主牌老手 鄭神來
近九旬的鄭神來,是金門資歷深厚的木雕師,鑽研古厝門面,許氏祠堂門面樣飾就是他的作品,雕刻神主牌更是他的絕活。十五歲跟著來自惠安的許姓師傅學木雕,加上虔心鑽研學習,對於屋宇後落四扇門的「大四季」雕刻:春天—牡丹、夏天—蓮花、秋天—菊花、冬天—茶花,前落的門面應刻「小四季」:梅、蘭、竹、菊,他總是謹守規範,絲毫不馬虎。

鄭師傅七十年開始轉向雕刻神主牌,對於這一神秘工藝,他費心透過與不少師公「交陪」,漸漸明瞭神主牌的規矩,不僅長寬高有一定的限制,製作過程也需相當考究:先畫出圖樣、用鑿子鑿出圖形、以刻刀細刻字體、塗上油漆、安金,每一步驟都疏忽不得,牌面的圖案雖無硬性規定,但大多以象徵長壽的圖騰為主。神主牌的正面叫「心」,座底稱為「座」,「心」和「座」採組合方式。通常神主牌面的背後,會留有空白處,方便未來撰寫祖譜之用。

製作一具「公婆」神主牌至少得三天,考驗耐心與眼力,隨著年歲增長,鄭師傅已不大自己動手,慢慢地將家傳技藝交給兒子。來金門觀賞古厝,別忘抬頭仔細檢閱門面是否合乎古制,仔細端詳宗廟祠堂的神主牌造型,感受一下傳統工藝講究之美。
 
觀賞影片按鍵 影片下載按鍵
修飾性圖片
木雕好手 沈飛虎
名字誠如拿手工藝,沈飛虎沉浸木雕工作逾半世紀,雕龍刻鳳均難不倒他,金門廟宇的彫刻、神桌許多出自他手,走訪安岐周姓祖廟、后水頭慈德宮,以及烈嶼大大小小廟宇,便能充分感受沈師傅的用心與巧思。

年近七旬,十六歲開始習藝,所學是難度比較高的細木工,專門從事花樣木雕,過去時興建廟,強調古味,一度相當風光。對於各地木材特質早已掌握透徹,不管是大陸福杉、雲南楠木、台灣檜木,都可從沈師傅手中變化出「龍飛鳳舞」的惟妙惟肖花樣,在他眼中,台灣樟、檜木材質細緻好刻效果佳,可說是其中上選。不過,後來新建廟宇,考量經費與避免白蟻之害,大多改採洋灰漿注,越來越少採用木頭樑柱,沈師傅的木工生意也大受影響。

提起過往學木工經驗,沈師傅直說相當辛苦,而且僅能糊口,賺不了大錢,即使天賦甚佳,也得苦練三、四年,才能稍有基礎,加上金門過去封閉侷限,師傅還需要自己會磨刀,初學工具不力,假如手的動作不穩,皮肉之傷是家常便飯。如今他雖已能運刀如神,自由揮灑,但經歷喪子人世滄桑後,沈師傅已退出木雕生意,如今偶爾僅做些木工小精品送朋友,想看他展現木雕功力,只能到廟宇中尋找真跡了。
修飾性圖片
神輿製作大師 許朝陽
廟會中神輿扮演很重要角色,木雕師傅許朝陽可稱為神輿製作翹楚。從學徒出身,因為聰明靈活、肯吃苦勤學,一年便出師,可見其天賦異稟。日軍佔領期間不得已荒廢好功夫,抗戰勝利後,許朝陽由金寧鎮西埔頭出發,挨家挨戶拜幫忙修理破舊家具、門面、桌椅等散工重新開始,直到八二三砲戰後,金門情勢穩定,當地整修祖廟、宮廟宗祠生意變好,許師傅的技藝日漸獲得肯定,生意越來越好。過去他也參與過莒光樓、太武公墓、馬山等古蹟修護,至今仍津津樂道。

金城許氏宗祠的匾額、柱子也可見識其功力。至於許朝陽製作的神輿因為支頭準頭夠,在金門極具口碑,不過談起製作神輿過程,許朝陽其實算是自立自學,也經常向鄭神來師傅求教模仿,他只要看過鄭師傅雕刻一次,便能很快仿雕出近似的圖樣,然後加以研究創造,慢慢磨出自己的一片天。

回想當年八二三砲戰前,地方上舉凡可以燒的神主牌或宮廟木件都被軍隊徵收當柴火燒,幸賴后沙村力爭保留住唯一的古神輿,許朝陽日後才得以揣摩並加以發揚光大,透過想像重新設計出金門的「八座」神輿,前前後後他替大小廟宇至少製作六十多頂,這些「神聖」工作為他的木雕人生增添許多佳話。
修飾性圖片
佛像雕刻好手 黃獻鐘
金門大大小小廟宇很多,各種神像千姿百態,如果曾經朝拜李光前將軍廟,那麼便不能不認識廟裡二尺高、古裝將軍神像的雕刻師傅----黃獻鐘。黃師傅精於佛像形塑,木雕、泥塑、紙雕都難不倒他,李光前將軍佛像是其二十年前代表作。黃獻鐘木雕佛像屬於「泉州」派,特色為「頭較小,身體較細」,迥異於台灣派的「較矮較胖」風格。

黃師傅傳統製作佛像的步驟繁多:取材(選材)、開譜(動工)、成胚(做成雛形)、修光(磨光)、打底(上底漆)、起線(加上細緻花紋)、安金(貼金)、作色(上色)、開面、鋪路(畫出面部表情)。木雕佛像需要能夠運用斧頭和刻刀,台灣樟木為首選。雕刻佛像費時耗工,若以中型佛像為例,黃師傅光是打粗胚、磨光就需要一週,整座佛像完成得要半個月功夫。

黃師傅也很擅長泥塑佛像,金門泥塑就地採用黑色泥土為原料,一般用來製作大型神像,他經手過的泥塑作品不少,包括後水頭「汶源宮」的恩主公與恩主娘、後浦頭「慈德宮」的胡佑帝君。此外,還曾參與修護水頭「金山寺」的關帝爺,在當地算是較大型的泥塑作品。

經歷過金門佛像雕刻黃金時期,黃師傅如今謹守著沙美市集裡的「金昌佛具行」老店,滿室的木頭香難掩生意寂寥之情,但像黃師傅這般專注在佛像創作上近半世紀的達人,雖對現實感到無奈,但仍知命樂天。
修飾性圖片
剪黏師傅 黃再團
憑著一把老虎鉗,黃再團「剪黏」出豐富的工藝人生。從十五歲跟隨父親到金門協助後浦頭慈德宮修建,孰料海峽一夕變色,被「意外」留在金門,黃再團憑著好手藝,替金門留下許多宮廟精采作品。黃師傅剪黏風格承襲自泉州,淺淺的、色彩強烈的「剪黏」碗讓他愛不釋手,大紅、大綠、大黃等碗面繽紛顏色,經他巧手,紛紛幻化成屋脊、牆面上栩栩如生的人像花鳥,立體造型通常可以維持四、五十年不退色、變形,黃師傅好手藝傳遍金門。

早期後浦慈德宮剪黏創作,正是黃再團師傅代表作。慈德宮奉祀明朝進士「品德完人」黃偉,目前列為縣定古蹟,慈德宮脊堵的剪黏作品,素材取材自神話故事,宮廟內的木雕古樸精緻,相當值得細細觀賞;近期瓊林大宗前落的花路、沙美張氏祠堂整修,也可見黃師傅精心之作。

如今受限於剪黏碗材料取得不若從前便利,只得改以彩色玻璃剪黏,雖然黃師傅手藝一樣精細傳神,但他還是比較喜歡過去的材質風格;黃師傅認為剪黏碗豔麗具立體感,碗形也較片形不佔面積,可應用的面積比較多,發揮空間較大,保存年限又長,這些都不是玻璃片形可以取代,面對傳統美感逐漸消失,黃師傅不免有所感概。換句話說,這也意味著,若想欣賞金門傳統剪黏的典範,非得走趟充滿黃師傅情感的後浦慈德宮,才能感受古早味的宮廟之美。
 
觀賞影片按鍵 影片下載按鍵
修飾性圖片
全能建築師 蔡能健
他,被譽為全能建築師,包括瓊林村等金門幾百間的古厝都是出自他手,幾個兒子也都繼承衣缽,不管是打地基建廟宇,或是剪黏、彩繪,蔡能健跟他的名字一樣,每一項工藝都能也很強健,參與過的古蹟修護難以計數,而且廣收學徒,金門復國墩、水頭、東村各地都有他的學生,蔡師傅對金門古厝的貢獻,果然非浪得虛名。

穿過瓊林村,走向孚濟廟,兩旁盡是蔡能健的作品,他對自己的成果相當滿意也得意,畢竟能參與古厝修復對他來說相當有價值。「祖厝有一定的規格,絕對不可以馬虎」,蔡師傅總是這樣要求自己,始終充滿崇敬之情,他的敬業精神也傳承給兒子與徒弟們。瓊林修復的古厝幾乎全出自蔡師傅之手,關帝廟、孚濟廟便是其中傑作,下湖、歐厝、古寧頭北山也多有蔡師傅的作品,十八般武藝全不假他手。

蔡師傅小時候渡海到大陸惠安拜師學藝,因為幼年即失去父母親,一路走來備加艱辛,但他堅忍吃苦耐勞,經過六年多學藝,打下一身構屋的好基礎,後經自己多方研究、探索,連許多「小木」技巧都難不倒他。如今三個兒子各有擅長,從土木工程到彩繪「細工」,全家人統統可以分工完成,這也是蔡師傅相當得意之作,父子一起參與古蹟修復,在金門早已傳為佳話。
修飾性圖片
彩繪師傅 梁文勇
復興美工畢業,曾經畫過六年廣告看版,日新戲院的八爪女、安泰人壽的廣告、永漢書局的系列廣告便是他的傑作,出身沙美的梁文勇最後還是回到最初的摯愛----彩繪,返鄉定居修建古蹟,民俗文化中心的海珠堂、武道館、瓊林聚落都留有他的蹤跡,對於彩繪,梁師傅以滿腔的熱情全心投入。

從學徒制開始學習彩繪技藝,拜師學藝心酸不少,師父心情好多教一點,心情不好經常飛來挨罵棍打,不過,為了學習,梁文勇都忍了下來,一開始光是幫師父打雜洗筆,就洗了一年多,但是梁文勇並不埋怨。一年多後,終於開始學習畫「捲草」圖騰,師父也開始告訴他彩繪的歷史淵源,「捲草」原來源自唐朝,至清朝已臻成熟。畫完捲草後需要用香燻出小孔,然後才將大樣圖固定在要彩繪的地方,以裝有色粉的小沙袋「拍譜」,留下枝幹痕跡,再依此畫出圖案。光是聽這些過程就知道十分費工傷神,後來梁師傅發明出以大頭釘刺出痕跡,才免去用香薰孔的嗆鼻之苦。

彩繪主要功能為保護木料,分為五種:官方、和璽、旋子、蘇式、地方。官方彩繪用於宮廷,和璽彩繪用於聚落中崇高地位的建物,旋子主要為將官、王爺階級所畫,蘇式彩繪則普遍見於祖厝、民家,金門常見的便是這種。至於彩繪是畫在什麼地方呢?梁師傅指出,最重要的彩繪處是在中脊楹,通常會彩繪上八卦圖,近來已取代傳統的「包巾」,而用來懸掛堂號、燈物的燈樑也是彩繪重點。
 
觀賞影片按鍵 影片下載按鍵
修飾性圖片
金門石雕之父 張再興
許多人千里迢迢遠道訪金造訪太武山「毋忘在莒」石碑,知道是前總統蔣中正題字,但未必知道幕後真正的石雕作者----張再興。張再興在金門被譽為「石雕之父」,除了因為他曾參與重大歷史象徵石雕創作外,更來自於他的兒子張國榮與張國根也都繼承父親志業,紛紛投注石雕創作,同享盛名。

對張再興來說,雕刻「毋忘在莒」石碑可說是此生最驕傲,也最苦澀的回憶。原來民國四十一年蔣中正總統視察金門留下刻印勒石的決議後,軍方便找上張再興與其父,從此兩人便長期住在太武山上,以勒石旁鄭成功觀弈處的石洞為家,前後長達四個月時間,日夜匪懈、戰戰兢兢,所有原料、用具都要從山下親自扛上山,先將鄭成功留下的「文武岱松」刻字打掉磨平,還要克服強風描摹蔣總統字跡,費盡心力終於完成這舉世聞名的金門地標。

說起太武山「毋忘在莒」勒石典故,張再興便有長篇文章可聊,不過他的代表作還包括大膽島上的「自由屏障」四字,而太武山上「擎天石室」、李光前廟前的石碑均為他的筆跡與創作,張再興的石雕生涯,與國共之戰歷史緊密相連,這樣的資歷可說是絕無僅有,曾為台海最前線、金門精神地標的創作者,張再興的不平凡人生,肯定為許多石雕師傅深深羨慕。
 
觀賞影片按鍵 影片下載按鍵
修飾性圖片
風伯的傳人 王明宗
風獅爺現在儼然成為金門文化代表,這一切很難不歸功於陶藝家王明宗。他將風獅爺從神像化身,轉變為文化創意藝術作品,將原本嚴肅的避邪鎮風象徵,轉化成平易近人的可愛形象,從大小泥雕、陶藝品、陶壺鮮豔畫作到風獅爺棋盤,王明宗賦予風獅爺新的生命。

七十九年在偶然機緣下,王明宗開始研究風獅爺典故,八十一年返回金門定居,王明宗與黃金郎合作設立陶瓷廠,大力推廣金門風獅爺的新形象,開發出手拿彩球的象徵「平安」、拿竹筆的代表「加冠」、拿令旗的表示「招財」、還有「有求必應」等四款風獅爺造型,並為保有金門紅磚瓦的古樸感,特別採用金門紅土為原料,市場反應不錯。經過幾年努力,現在風獅爺已經成為金門超人氣伴手禮,王明宗也屢被媒體譽為「風伯的傳人」。

造訪位在泗湖村口的浯州陶藝工作室,映入眼簾的首先是為了燒製風獅爺建造的「柴窯」,共有七孔,過去燒窯時需要兩個人、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守候加溫,柴窯的落灰正可以顯出風獅爺的古樸醇厚感。庭院內另有大型彩色的風獅爺噴泉,門口大樹旁紅磚圍籬上,隨意擺放各種風獅爺造型的陶藝品,或臥或站,有趣的是,好幾部老舊縫紉機也伴隨在旁,彷彿想要告訴賓客,這裡的主人始終懷抱著念舊、隨性生活態度。
 
觀賞影片按鍵 影片下載按鍵
修飾性圖片
老鐵匠 陳泰山
金門菜刀遠近馳名,位在漁會旁邊的祖傳老店「正利」彷彿時光停滯,已有四十多年功力的師傅陳泰山和姊夫洪瑞至今仍默默守護,儘管打鐵老舖見證無數人事興衰,但除了打鐵爐上的舊式拉風箱改成先進吹風機外,一切仍堅持原味,在這裡,可以感受傳統打鐵舖的淳樸風貌。

打鐵趁熱高溫難耐,陳泰山師傅八歲學會打鐵,十五歲時遠渡重洋到金門打工,卻沒有料想到時局逆轉,兩岸從此隔離,他連跟父母道別機會都沒有……,師傅就此留在金門靠打鐵賺取微薄工錢,也練就一番好功夫。說起那段辛酸歲月,陳師傅只笑稱自己是「苦命人」,早習慣了,只是親人阻隔的失落卻難以平復。

經歷過農忙興盛期,老師傅的手藝早已口耳相傳,他對店裡打造的純手工金門菜刀更相當自豪,對姊夫手藝也讚不絕口,「正利」菜刀價美實用,可惜觀光客通常被帶往大型鐵工廠參觀,讓他們反而顯得落寞,但陳師傅仍靜靜地等著明眼人前來鑑賞。不過,由於現在務農的人變少,打鐵店現在生意大不如,為節省成本,老店經常廢物再利用,到朋友工地裡撿拾廢鐵重新打造新具,可算是省錢又環保。

如果喜歡古早味,想重溫舊時舖鏗鏗鏘鏘的打鐵聲響,別忘了來到「正利」,好好瞧瞧老師傅的真功夫,重溫舊時光。
 
觀賞影片按鍵 影片下載按鍵
修飾性圖片
鋼刀師傅 吳增棟
很多人到金門,據說是為了買把槍炮做的鋼刀而來,而這位享譽海內外的鋼刀師傅,正是外型瘦高、總愛穿牛仔衣褲的吳增棟,從事打鐵與製刀工藝30多年,吳師傅已經把鋼刀從單純的實用價值,轉換成藝術創作,「砲彈鋼刀」變成鎮店之寶。他笑說:「槍砲製刀已經變成文化創意產業」,鋼刀「說故事」豐富了他的工藝事業,看吳師傅做鋼刀,成功吸引無數國內外遊客眼光,更有遠道從日本、歐洲特別來訪的刀迷,「金合利鋼刀」儼然成為金門極具人氣的伴手禮。

位在伯玉路上的鋼刀工廠,早已改裝成為舒適的展售空間,可見金門多年來接收的大陸各種砲彈,從八二三砲彈、文宣彈、空砲彈均有,許多人總愛問一個砲彈可以做幾把刀片?吳師傅表示,文宣彈砲身共6片鋼片,可做11把菜刀,彈基底座可做40把菜刀。至於大家老愛問彈藥何時會用完?吳師傅笑說:「還有很多埋在地底下尚未挖出的,在我有生之年肯定是還綽綽有餘。」

「金合利鋼刀」刀種數不清,經常接獲海內外特殊的訂製刀,不時挑戰師傅的技術;現在廣受消費者喜愛的摺疊刀把柄相當別緻,是「金合利鋼刀」與設計師合力開發的新產品,一把千元左右,適合送禮或戶外自用。至於店內最貴的刀?吳師傅認為刀子的價值是看買家的觀點,從數千元到數萬元不等。到金門,若想留下與戰地記憶連結的紀念品,不妨走趟「金合利鋼刀」,見識一下師傅如何在15分鐘內,將彈藥幻化成一把菜刀的獨特巧工。
修飾性圖片
鐵桶師傅 洪玉榮
喧鬧的市場邊有間越顯安靜的「鐵桶店」,店裡擺放紅紅綠綠的大小鐵桶,偶爾傳來老師傅洪玉榮「匡」、「匡」的敲打聲……。金門鐵桶店,在戰時曾經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,當時部隊阿兵哥莫不購置用來挑水,加上當時務農的人多,經常大批添購澆水施肥,極盛期一個月可以賣出四百多支,不過,隨著時空轉變,鐵桶店現在生意大不如前,但洪師傅三十多年青春,都投注在鑽研鐵桶的技術上。

看似不起眼的鐵桶,製作時其實相當耗費功夫,首先,需先畫模型,接著做形體,然後作底,再用機器與以黏接合成,完成一個需要一個小時,但六加侖大小的成品,也不過賣兩百多元,師傅的辛苦付出卻未獲得等值的回收。鐵桶依照容量可分為六加侖、五加侖、四加侖和三加侖四種,都是由鍍鋅鐵皮或烤漆板做成,烤漆板因為是鍍鋅鐵皮加工而成,具防水功能,價格也貴一成。

現今雖然生意清淡,洪師傅仍守著小舖,只是由過去製作兵用鐵桶,改成做建築工地常用的三、四加侖鐵桶,偶爾也製作大型鐵架、鐵箱;縱使鐵桶不再風光,但洪師傅熱情依然不變,而這一個小小鐵桶舖生意的消長,也訴說著金門戰地農業社會轉型的點點滴滴。
修飾性圖片
糊紙師傅 翁文標
翁文標的真實人生,與眾不同,除了自己的人生,他還有精采的「紙樣」人生,九歲開始學習糊紙,算算從事糊紙工作長達六十餘年,而他與兄弟現在已經是金門糊紙業的支柱,更是傳承技藝的主要力量。

外人看糊紙似乎不難,事實上卻需要兼備多項能力,首先要暸解尺寸大小、結構問題,以及各種造型的變化。例如糊紙人就需要經過剖竹、綁竹條、打底、穿衣、化妝等層層手續,這些基本功雖然可以靠師傅傳授,但真正的工夫與手藝巧妙大不同,端賴個人的慧根與後天揣摩。糊紙業生意好壞與景氣關係密切,景氣好時,大家都會出錢出力修築祠堂宮廟,糊紙業當然也跟著翻紅。尤其農曆七月,奠安、做功德的人多,可說是每年固定的旺季,特別是「請天公」時要擺放「天公壇」,追龍時,則需要糊製紙龍,可說是他們每年最忙碌的時候。

做功德的東西也很講究,翁師傅表示,包括靈厝、佛祖山、十八羅漢山、金銀山、孝子山等,都需要好幾道糊紙功夫才能完成,但也是他們收入的主要來源。過去交通不便,許多紙糊大成品無法運送,所以他們遇到有人做功德或修祖厝時,經常會入住委託者家裡幾天,由主人供應吃住,方便就地完成作品。不過現在交通方便,且有貨車可以運送,這樣的習慣也就不再。

糊紙業或許看起來不若其他行業光鮮亮麗,靠的也是傳統手工的技藝,但翁老師傅的專注與執著,早已溫暖許多人的心,默默成就許多人的「功德」。
修飾性圖片
打銀匠師 傅維堅
金門有位堅守崗位六十餘年的打銀郎,而且是當地唯一的打銀工匠師,從十七、八歲至今,傅維堅數十年光陰如一日,即使現在小舖生意已經大不如前,但仍然堅守老舖,店名「堅華」除了訴說他和老婆鶼鰈情深外,也象徵他「打的銀飾堅固、華麗」,那分對金銀打造的堅持態度,在金門絕無僅有。打銀老工匠見證金門戰地點滴,老師傅師承父親。他說,日據時期金門沒啥金子,客人打的大多是銀飾,當時傅師傅的父親傅有土便是在金城東門文厝的現址幫忙銀樓代工,那時候有錢男人喜歡打條銀製的肚仔鍊(又稱褲頭鍊),繫在褲腰上,炫耀財富,也算是時代奇景。 後來國軍退守金門,當地經濟好轉,象徵富貴的銀飾漸漸被金飾代替,許多老兵帶全部積蓄到店裡變賣,要求傅師傅將其打成金鍊,方便掛在脖子上,可隨身戴著家當上山下海。如此景況正說明戰時人心惶惶,每個人隨時做好「落跑」打算。而婚喪喜慶與金飾關係也很密切,許多父母會到店裡為孩子打造腳環腳鍊,當作滿月或成人禮紀念;結婚新人通常需要準備一對雙囍金戒指、金手鍊、金腳鍊、金胸針等,所以過去打金店的生意還算不錯。

隨著時空轉變,老店現在生意大不如前,但傅師傅仍持續打造刻有名字的銀戒指,一隻連工帶料只要400元,價廉物美;另外傅師傅還設計一款平安符管,符管內裝有平安符,接上鍊子後便成為可以保平安的銀項鍊,送禮自帶兩相宜。
修飾性圖片
做墓師 許水林
台灣愛談買賣房地產,但對往生後去處卻經常避而不談,「建築師」許水林蓋過的「地下」房子難以細數,無論中式、西式都能讓顧客滿意,價錢也很合理,從事這類工作二十多年經驗,許水林從不馬虎,兢兢業業講信用,也看遍人生百態,參透人生悲歡離合,在他眼中,即使在世多麼輝煌騰達、不可一世,去世後也只剩一坯黃土,「有什麼好爭?」許師傅這樣說。

做墓師的工作很少人了解,主要是來自民俗上的禁忌,但其實做墓師的工作卻跟每個人都脫離不了關係,而且相當講究,「國宅」與「豪宅」工法大不同,想要搭建一座可以遮避風雨的高品質「房子」,必須先用泥土塑造出墳形,弄實後再以五公分厚的水泥塗勻,厚度一定要平均、等同,否則很容易就會龜裂。至於一般「住家」往往需要在下葬3天到頭七內完工,幸好有老伴的幫忙,熟能生巧的他們通常都能順利完工。

從踏入這行到現在,許師傅光公墓就曾經手三千多個墳墓,私人的富貴人家另計,使用的材質也差很多,但隨社會的變遷,現代人也喜歡構築西式風格,平均需要由26塊大理石砌成,造價也高出傳統樣式許多,大約需要三萬多元。不過,不管是中式或西式,許師傅都抱著做功德的心,謹慎細心不敢馬虎,畢竟若小心得罪「屋主」可不是好玩的事情,或許這也是其他行業所無法感受的另種「職業風險」吧!許師傅已經退休好幾年,說起這些,只是淡淡然,心安理得無所懼。
修飾性圖片
子婿燈師傅 董天補
結婚點「子婿燈」,象徵「壯丁」綿延,子孫成群,此一金門流傳保留至今的習俗,不僅成為當地文化的獨特景緻,更成就了九十歲老師傅董天補的一生志業。從年輕時無師自通,到現在打響名號,金門人只要男女婚嫁喜慶,一定都會登門拜訪董師傅,訂購成雙成對的「子婿燈」掛在廳堂,取其添「丁」增福的諧音之意,祈求好運、喜上加喜。

董師傅走上製燈這條路,其實是無心插柳,如今卻成為他精神的重要寄託。話說時光倒流至董師傅三十多歲時,恰巧鄰居要辦喜事,卻找不到人購買「子婿燈」,因此拿著家裡留下的破舊燈,請求愛畫畫的董師父代勞修補,經董師傅巧手變裝後,作品讓人眼睛為之一亮,口耳相傳,加上原本具有藝術創作天分,越來越多人來登門請他訂作喜燈,慢慢變成「子婿燈」專家。

製作「子婿燈」一對大概要花三天時間,相當費工耗神,主要是燈籠的竹條需要從台灣進口,製作前先要削皮、剖細、曬乾,然後以鐵絲、竹條製作骨架,接著憑著手的感覺將其向下壓擠,編織出渾圓、飽滿的外型,之後鋪上白布,以煮好的「菜燕」均勻塗抹上,防止繪圖顏料暈開,接著再以水泥漆上色,畫上象徵好運的各種花樣。董師父說,燈上經常可看到蓮花、桂花,取其「『連』招『貴』子」之意;或彩繪元寶,比喻「招財進寶」等;而燈肚的兩邊還會寫上兩家的姓氏、燈號,一眼便可看出其祖宗淵源。
 
觀賞影片按鍵 影片下載按鍵
修飾性圖片